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家家都有难念的经

世界有它原本就该有的样子,我是它的过客。一切微不足道,最终灰飞烟灭,空空荡荡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是军人,现在是自由人! 性跟爱走,既然是青春禁果,你怎能不让少年偷食? 不做无聊之事,何遣有涯之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日本闲散记(一)2010-07-10  

2010-07-14 15:42:56|  分类: 旅游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换个地方吃饭睡觉

  我有一句名言:“旅行就是换一个地方吃饭睡觉!”

       这次,我把吃饭睡觉的地方换到了日本。和每次的旅行一样,没有事先的计划和准备,说去就去了。

      让我把什么事都计划的一丝不苟,那我就很有可能一事无成了。我是一个毫无计划的人,做任何事情之前,我只看自己有多少潜力去做这件事情,有多少热情想做这件事情,至于结果的好坏,只能有一个方式来处理,那就是接受!我们不能只接受好结果,不接受坏结果。如果每件事情都无比地完美,那完美不就彻底的逊色了吗?造就完美最功不可没的就是残缺。懂得了残缺的意义,就懂得了残缺的美。

  至于旅行,真的不必计划的太周全,等孩子长大了,等退休了,等钱再多点了......等等,这一切都可能成为你不能完成一次旅行的接口和绊脚石,想得太多的人,行动就一定迟缓。有时,我都犯了好几个错误回来了,人家还在那里想呢计划呢,真没劲。连个错误都不敢犯的人,还能指望他干什么?这样的人,我看着就发愁。呵呵,管我什么事?杞人忧天,也是我的特色,和懒得做计划一样,是一种病,说犯就犯。

  这次旅行,我还真的计算了一下我的荷包,全球经济衰退,我还在这里胡作非为,大把的花钱,摆出一副不差钱的样子,不会遭天谴吧。再回头想想,我不偷不抢,花自己的钱也会得罪老天爷吗?再说,都这把年纪了,还整天坐在家里数荷包里的钱,那不是脑袋进水是什么?大不了把钱花完了,再回去接着打工,谁说旅行只能是有钱人的专利,大不了你们有钱人做头等舱,我们穷人坐经济舱呗,掉下来的时候,还不是一个结果,钱多也不能免死。这样一想,我就不管钱不钱了,先去了再说。

  和女儿一起上路。今年夏天的机票创新高,都是SB的功劳。开个世博,恨不得把我们老百姓荷包里的钱都捞个精光,这到底是给谁谋利益?我们小老百姓只有忍受的份儿。要是真有来生,也争取混个官什么的,当不了贪官,也能混个干什么都公费的待遇,至少荷包里的钱就不用往外掏了,这样,就真的走哪都不差钱了。

日本人、日本航空、日本雷锋

  第一次乘坐日本航空,感觉多少还是有点不同。都是黄种人,在我们大汉民族眼里,人家还是“鬼子”,可是从登机的一刻起,我就感觉到了不同,难怪人家叫“鬼子”。登机极有次序,放行李时又是极其安静,没有一点喧闹声,一切都在安静中进行,这和我每次在国内登机时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。都是黄种人,人家咋就能不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呢?礼貌,次序,这是“鬼子”给我的初步印象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影片和书籍中的“鬼子”都是穷凶极恶的,我一点不怀疑历史的真实,但我也同样相信眼前的一切,历史和现实同样的真实,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历史看现实,我真的什么都不能说不想说也没资格说。人类在进步,我们最好不要把眼光停留在历史的某一页,再残忍再血腥再不光彩,也要将其翻过去,我们能努力的和期望的只能是不让历史重演。

  东京有两个机场。东京成田国际机场,来往的全部是国际航班。从旧金山到达东京后,我和女儿要转机去大阪的关西国际机场,因为从东京到关西属于国内航班,所以,花了六千日元乘坐一个小时的机场大巴到东京雨田机场。这是我今生最不可思议的一次转机,我知道我绝对是少见多怪,但这样的少见多怪,也只有“鬼子”能想得出来。不知其它的国际大都市有没有这样的少见多怪?至少我到目前还是第一次遇到。虽然感觉上觉得有点折腾,但实际上是非常的方便。机场的工作人员非常尽职,不会让你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感觉。在机场,我总是遇到工作人员主动上来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,由于语言的问题,我只能把从电脑中打印出来的那张纸给他们看,他们看后,会把一切帮我搞定。的确是文明主动周到的服务。

  在雨田机场,由于我们乘坐的航班有点变动,工作人员主动将变动手续为我们办好,没让我感到一丝的困扰。

  在雨田机场,我想给先生打个电话,告诉他航班变动的事,可是我身无分文日元。我拿着两美元,找到一个在公共电话旁上网的日本年轻人,用英语对他说:我需要一点帮助,我想打个电话,但我只有美元,你能换给我两美元的日元吗?日本年轻人用非常生疏英语问我:要打到哪里?我把要打的电话号码给他看,他帮我拨通了电话。我把两美元他,他给了我了一些日币,我也不知道是多少,只是心中充满了感激。

  雷锋不仅仅在中国,国际主义雷锋我常常遇到,我的命好吧。

  七月十号的晚上十点到达日本大阪关西国际机场,老公准时出现在那里。我们乘车前往和歌山——日本南部的一个城市。老公在和歌山大学做一个月的访问学者,这就是我和女儿为什么会到这里来。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5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