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家家都有难念的经

世界有它原本就该有的样子,我是它的过客。一切微不足道,最终灰飞烟灭,空空荡荡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是军人,现在是自由人! 性跟爱走,既然是青春禁果,你怎能不让少年偷食? 不做无聊之事,何遣有涯之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当生命远去  

2008-03-05 13:00:09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到了生命的多事之秋。当心情一天天地走入平静平和,生活中的大小事情也就随之而来,好像有意要向我平静的心中注入一些波澜。

  那天妈妈在网上告诉我,二舅去世了。我听了以后,心里空空的,不知说什么好。只能安慰妈妈不要太难过,生命都是要结束的,我们谁也不会例外。我们总是为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而高兴,但是,我们有没有想过,我们在制造一个生命的同时也制造了一个死亡,因为生的下场必然是死亡。人类总是高兴的太早,悲哀的太晚,进而就是死不瞑目,为那晚来的悲哀。当我们对生命的悲哀有所认识时,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。我是个极端的悲观主义者,因为是悲观在先,反而在悲观中生出了平静平、平和、快乐。

  这几年,家族中的亲人相继有人过世,使我对生命的认识越发的平常和简单,生命再可贵,也不过是在呼吸之间。也许正是因为生命在呼吸之间,也就越发地显得可贵和脆弱。我们爱惜生命,也就越发地不要过得太沉重,用可贵而又脆弱的生命,去托起那无限的沉重,实在是对生命的压迫。我们承受沉重,也制造沉重,给自己,也给别人。总觉得一切都是为了生活得更好,可是有多少人在为了这个更好的同时,制造的是血泪斑斑的残酷。做为父母,如果事先知道自己生下的孩子将承受血与泪的洗礼,还会不会将这个孩子生下?我想我是不会的,我的心实在太软,对一切摧残性的事物,都太难接受。尽管忍受是生命和生活的唯一选择,但我依然觉得短暂的生命不应该经历血腥的洗礼,那实在是人类生命历程中最丑恶的场面。心中流淌出这样的文字,实在是因为二舅的过世,让我想起他的一生都是在血泪中走过,我作为晚辈,在长辈的经历中惊觉、觉醒、成人、成熟。

  二舅是我妈妈的弟弟,出生在四川广安的一个有钱的书香门第家庭。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在二舅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,家庭就遭受了血腥变故。那是个疯狂的年代,所有的有钱人家庭,一夜之间倾家荡产,杀的杀,关的关,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。他们所有的人都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,所有的罪过都是因为有钱。钱多的罪也多,钱少的罪也少,没钱的自然也就没罪,而且成了当代英雄。穷人分了富人的财产,可遗憾的是,穷人并没有因为分了富人的财产而变得富有,吃完喝完之后,该怎么穷还怎么穷。消灭了一个富有阶层,不等于建立了一个美好和谐社会,顶多大家一起受穷,心情平衡罢了。一场暴力革命,也就是一场人类的灾难。二舅的命运就是在这样社会背景中开始了,和所有政治上背黑锅的人一样,所有该遭得罪都遭了。二舅天资聪明,苦难的生活,并没有削弱他学习的热情,五十年代考上大学,因为出身问题,硬是没让去上。因为他的才华,当地又不得不用他,让他当了一个代课老师,干很多的工作,给很少的钱,为了养家糊口,忍受屈辱,和很多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一样,忍辱负重,承受政治人物制造的社会黑暗和重压。

  二舅在我小的时候多次来过我家,妈妈竭尽全力地帮助她的兄弟姐妹们。我生长在一个优越的生活环境里,全源于我的妈妈--这个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小姐,十五岁参军跨过鸭绿江,在朝鲜结识并嫁给了我的爸爸--这个无产阶级出身的军官。这就注定了我的生活环境,我是幸运的。然而,在我的周围,我看到的全是苦难,全是让我幼小的心灵颤抖的苦难。通过亲属的生活状况,我深刻地感受到政治的黑暗和现实的苦难,我对他们充满同情,也在内心深处埋下了悲哀--人生和社会的悲哀!二舅每次来我家,都会帮妈妈干很多的家务,还会把家里没人吃的肥肉都给吃了。我总告诉二舅不用干那么多活,也不用吃那些肥肉,可二舅总说,他闲着难受,想干点活。还说在乡下很少有肉吃,说肥肉很好吃,比瘦肉好吃。我听了,不知该说啥,毕竟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,只在心里感到歉然。

  最后一次见到二舅是2005年夏天,我陪妈妈回到阔别了四十多年的广安。这时的二舅已经退休在家,身体不是很好,生活的还算轻松。二舅的晚年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安逸的时期,孩子们都已经成家立业,过着普通人的正常生活,和二舅的当年比,孩子们算是过上了人应该过的生活。二舅在文革结束后,由于爸爸的帮助,被转为了正式教师,二舅感激不尽,一直记在心中。二舅是个非常好的教师,很多高考班的学生,都慕名而来,要求进他的班。退休后,靠着并不丰厚的退休金,过这很知足的日子。走过那么多的艰难岁月,对生活早就没有了非分之想,只要没有迫害,就是幸福生活了。何况,他还有退休金拿,这对二舅来说已经是很知足的事了。经历过苦难的人,太容易知足了。

  二舅的一生,总让我想起中国的那个疯狂年代,想起千千万万的和二舅有过同样经历的人。人的命运是那样的难料,同样都是血肉之躯,他们怎么就那么的不幸,好像生来就是来受罪的,而这一切的苦难,又都是我们人类自己制造的。我不怨恨天灾,我真的痛恨人祸。

  二舅去年被发现患上了癌症,生命的晚期备受煎熬,多次想到安乐死。作为亲人,极不忍心看着他受苦,也不忍心看着他离去,这就是情感上的两难,也是人生的一种苦吧。生命啊,偶然来到这个世上,又必然的要离开这个世界。在糊里糊涂不知不觉地经历了那么多的快乐和痛苦后,转眼一切又灰飞烟灭了,这到底为了什么?想到这个,就深深感到人生没必要和别人较劲,老老实实做自己该做的,别羡慕别人,别妒忌别人,别欺负别人,别迫害别人,就一定会有和谐的社会和快乐的人生。

  迎接生命的到来,又目送生命的远去。我们都曾被迎接,我们也都将被目送。生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,我们快乐也好,悲伤也好,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了。人生,一代一代的出生,一代一代的远去,世世代代,能走多远?千秋万代,又是多久?回头望去,我们早已是千秋万代里的一代了,可那又怎么样呢?那远去的,那未来的,和我们有关,也和我们无关,我们可以感受,可以希望,但却无法改变。

  二舅走了,但他那苦难的一生还依然留在我的心里。想起我心里还是会痛,那是怎样的一个人生啊!每每想起二舅的一生,我都深深感到命运对我是如此亲睐,和二舅相比,我真是一直生活在天堂里的人。

  望着二舅远去的身影,我愿他是向天堂走去......。

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4)| 评论(2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