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家家都有难念的经

世界有它原本就该有的样子,我是它的过客。一切微不足道,最终灰飞烟灭,空空荡荡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是军人,现在是自由人! 性跟爱走,既然是青春禁果,你怎能不让少年偷食? 不做无聊之事,何遣有涯之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放飞生活(六)  

2007-09-19 01:23:22|  分类: 旅游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今晚不做淑女”

 写下“今晚不做淑女”这几个字,眼前浮现的便是那晚在武汉市吉庆街的情景。

 

朋友说要带我去武汉的一个小吃一条街夜市,还说非常有名。怎么个有名法?为何而有名?因何而出名?朋友说女作家池莉写过一篇小说,就是讲的这条街上的故事,后来这个小说还被拍成了电影,这条街因此而出名。后来,还有很多城市为了搞活经济,纷纷模仿起这个城市的这条街。朋友提到女作家迟莉,我还略知其名,提到她的作品,我就全然不知了。三十岁以后,我就很少看小说,只读杂文、散文和哲学,感觉自己好像在走入深刻,其实还是没有脱离孤陋寡闻,要不怎么连这个城市的这条街都全然不知。虽然我们不必要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,但是这个城市的这条街,还很有必要知道一下。这是我在去过这条街之后,做出的结论。

先了解一个地方,再走进这个地方,这是通常的做法。而我这次却是先走进了这个地方,才撩起了我对这个地方的兴趣,进而去匆匆上网,拜读迟莉的小说,再来回忆当晚的一景一幕,然后才完整了我这次的不期而遇——对这个城市、这条街、这个女作家、这篇小说和这个街上发生的故事。

《生活秀》是迟莉的这篇小说,“吉庆街”是这条街的名字,“九九鸭脖”是吉庆街上有名的小吃。《生活秀》让我如痴如醉,说我爱上了这篇小说,不如说我爱上了这个作家。小说的精彩,活生生地体现了作家思维的精彩。走进吉庆街,除了让我目睹了夜市的车水马龙、美食小吃、民间风情和卖艺谋生外,还认识了一个了不起的女作家迟莉。

在吉庆街的那个晚上,我和朋友在街边随意坐下,喝啤酒、吃香辣虾,品尝着随意点来的美食。周围不断的有卖唱卖艺的江湖艺人要来为我们献艺,好话随口就来,先把你给夸晕了,你就糊里糊涂地让他们来一个吧,然后就不停地有人来,不把你兜里的钱给忽悠出来誓不罢休。

“先生,你的气质一看就不一般,和刘德华不相上下。”和谁比不行,偏偏和刘德华比,我身边这位哥们儿和刘德华怎么也挂不上钩,如果往著名导演加明星英达身上靠一靠,那还有点靠普。我在旁边忍不住笑,身边的哥们一个劲儿地说:你们让我先吃点,让你们闹得我都没时间吃东西了。江湖艺人还接着忽悠:“这位女士一看就非常贤惠,你们真有夫妻相。”我哈哈大笑:咱俩成夫妻了!江湖艺人非常会给自己台阶下:“轻松一下,轻松一下。”这话说得到很确切,此时的我们真的很轻松,大口地喝着啤酒,手剥着香辣虾,满手的香辣汁让我觉得没有再用筷子的必要,于是就开始用手抓菜吃,这样的举动在我一生中没有过几次,再没规没矩的时候,也没有想起来用手抓菜吃,这方面被父母教育的倍儿像淑女,也是唯一像淑女的地方。可今晚,我来到了一个不需要做淑女也没必要装淑女的地方,彻底地放肆一下的机会来了,不过用手抓了几口菜之后,我的感觉是用手连续地抓菜吃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用惯了餐具的人,好像不太会用手了,手只能用来操作餐具。所以,由此看来,我今晚的不做淑女,显得有点矫情了。

淑女不是装出来的,不是淑女也不是能装出来的,今夜的我,是淑女也不是淑女。是淑女的我,来到一个不需要淑女的地方,不是淑女的我,又来到了一个忽然发现自己还有点淑女的地方。在吉庆街的这个夜晚,我怎么做都觉得自己有点矫情。身边这位有点像英达似的哥们曾不止一次地说我:你是个一点儿都不矫情的女人。于是我就开始琢磨矫情是什么意思?很久都不能很准确地把握这两个字眼儿。今晚在吉庆街,我忽然明白了矫情二字的含义。我骨子里不是个淑女,但我的外表,已经很会做也很会装淑女了,这就是矫情吧。由此,我对矫情有了更多更深的认识,矫情其实是分为主动矫情和被动矫情的。我的矫情是属于被动性矫情的,也可以称作是公共性矫情,所以在矫情的同时也能透露出我的不矫情。所以也就有了被身边这位哥们认为的不矫情。我今晚是淑女吗?我今晚不是淑女吗?是的,不是的,准确地说,今晚我不想做淑女,更准确地说,今晚我不想装淑女。

吉庆街,是个百姓休闲的地方,也是个百姓谋生的地方。在那里做生意和消费的人,都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。一种生活方式吧,只要喜欢,没什么不对。百花可以齐放,生活自然也可以多种多样。现在这个社会,是非都可以颠倒,那昼夜颠倒一下又有什么问题呢?吉庆街绝对是个快乐的地方,那种黑白颠倒的快乐,那种不做淑女的快乐,那种不用西装革履的快乐,那种叫你唱你就唱的快乐,那中美滋美味的快乐。虽然不高雅,但自在,有什么比自在更快乐的呢?

我用手抓着菜往嘴里放的同时说:今晚不做淑女!哥们儿笑了,他心里一定在想:你本来就不是个淑女!我接着说:我要写篇文章,题目就叫“今晚不做淑女”。说话算话,所以有了现在这篇文章。文章总是要写的,题目也有很多,既然我说了要以“今晚不做淑女”为题写一篇,那就不能食言。文章有了,题目到底确切不确切那就不管了,我只是要写出当时的感受。重要的是我用了这个题目——今晚不做淑女。

还有一件要提的事,那众多卖艺的江湖艺人里,有个年龄最小的,我相信她不到十岁,但她却是玩最高档乐器的。她拿着小提琴,挨个桌子的请求人们让她拉一首,一首十块钱。我看着她,想起自己的女儿,我的女儿也拉小提琴,相信比眼前这个小女孩儿要拉得好得多。这么小的孩子都可以卖艺谋生了,那我的女儿也可以了,想到这个,我内心因这个小女孩而生出的酸楚便化作了一种欣慰。我欣然地让这个小女孩拉了一首《梁祝》,虽然拉得并不优美,但以她稚嫩的心灵面对这样的一个生活状态,我已经更多地去领略她内心的一种乐曲了,那是一种怎样的乐曲呢?在她未来的成长路上,她将怎样地去谱写她心灵的乐章呢?都说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,卖艺只是一种生存方式,无论怎样一种状态中的音乐,都是可以陶冶情操的。但愿这个小女孩在未来的生命中能谱写出因卖艺而生出的美妙乐章。拉完了《梁祝》,我又点了一首《莫斯科郊外的夜晚》。我观察了一下,她远没有那些成年江湖艺人会推销自己,同时那些黑白颠倒的消费者们,好像又极少有人能欣赏西洋乐器,所以,她矮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来穿去,很少有人让她拉一首。我,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女儿的爱,或许是出于对这个乐器的熟悉,或许是出于对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同情,更或许是完全的一种母爱,我不能让她从我身边走开。

  

那个卖艺的小女孩,玩着高雅的西洋乐器在吉庆街上穿行,她是不是淑女呢?做个淑女很重要吗?我要是那个小女孩的妈妈,我会告诉她:学会怎样装个淑女就够了,不必每时每刻都做淑女!

在武汉的吉庆街夜市,就不要装腔作势地做淑女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